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异界男僕 (第1-6章)

异界男僕 (第1-6章)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6-3 18:58 编辑
一、寄养的男仆

  太阳刚刚落下,红色晚霞把整个木家沟都盖上了一层红纱,谢妇人在五岭观
的丹亭前来回的踱着步子,秀眉紧锁,显然是很生气的样子,但是依然难以掩盖
她诱人的气质。

  这时的阴煞和阳煞正是一天中最平衡的时候,五岭观中的女道士还有整个木
家沟的女人都在打坐吐纳,或者吸取处男们的源阳之气,可谢妇人,谢南芳却没
这心情。

  和她一样没有打坐吐纳的还有丹亭中的一个灰衣少年,少年看年龄不过十七
八岁,皮肤略黑,面部棱角分明,双腿盘坐,身前是一半人高的乳房形状丹炉,
丹炉中火焰炙热,显然少年正在炼丹。

  丹炉上边是一只黑色的小猫,很小,只有巴掌大小,全身的毛发黝黑发亮,
因爲小,所以少年叫它小猫,这小猫居然不惧怕丹炉中高温,正在闭目酣睡。

  「轰!」

  一声闷响,扰乱了整个木家沟的安静,山林中的鸟雀鸣叫而起。

  「嘡啷」

  原来那丹炉裏发生了爆炸,把炉盖顶起一人多高,差点便撞上上边的亭脊,
又一下子落了回来,这丹炉是玄火之铁铸造,重数千斤,那炉盖至少也有几百斤
,能被炸飞这麽高,可见爆炸威力之强。

  而那炉盖上的黑猫,只是炉盖落到丹炉上之时,睁开了一只眼睛,便再也没
有理会什麽继续睡觉,而那少年则是在丹炉爆炸的一瞬间,直接把手伸进丹炉,
拿出了一个桔子大小黑乎乎的东西,只是这黑乎乎的东西只是个半圆球。

  谢南芳站住了脚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几步走近丹亭,拿过了那黑炭一样
的半个圆球,嗅了嗅,哼了一声,把半个黑球放进了一个口袋中,又看看那少年
:「哼,每天都是如此,你就不能在日落前弄够丹渣,非要本妇人每日等过了黄
昏时分,白白浪费了这一日中最好的修行时间,真是没用,如果再这样,我就把
你做了炉鼎,吸光你的源阳之气。」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向谢南芳行了个礼,便开始收拾丹亭中的东西来,这时
候一个白衣女道士走了出来,三两步走到丹亭内,围着丹炉转了几圈,也不怕丹
炉的余热,这摸摸那摸摸,生怕漏了什麽。

  然后转到那谢南芳身前:「我说谢妇人啊,你能不能别这麽逼这男仆,一日
三息阴力的丹渣,就是我二级丹师也要炼一个时辰,更别说一个小小的男仆了,
我们还要完成每月的月贡,你那妹妹天资不好,就算吃再多的丹渣也很难在20
岁前突破到吸阳补阴的地步,何必误人误己。是,这男仆是寄养在你家,可是做
事也要有个度,再说了,这丹亭和丹炉可是我师父的师父留下的,要是真有个闪
失,你让我怎麽和上边交代......」

  女道士越说越激动,俏脸绯红,眼看便要上前和谢南芳拼命,可是却总是留
着一步远的距离,因爲她打不过谢南芳,开始时候她还真因爲心疼丹炉和看着这
男仆遭受不公而与谢南芳大打出手,可是几次被打的鼻青脸肿后也就放弃了,只
能见到谢南芳都要没完没了的过来发阵牢骚。

  谢南芳倒是面色平静,也不和这女道士多说话,收了丹渣,便转身离开了。

  白衣女道士见谢南芳走了,歎了口气,便看着少年收拾丹亭中的东西,少年
叫做谷峰,属于寄养在谢南芳家中的流散人员。

  少年十四岁来到木家沟,便在这裏住下,因爲这裏临近瑶光城,所以所有人
必须有身份玉简,特别是地位低下的男人,而谷峰没有,便需要寻找一个有地位
的家庭收留他,当时便被谢南芳收留了,白衣女道士叫做红霞道人,本来谷峰是
要做谢南芳炉鼎的,但是被红霞道人发现谷峰有一点炼丹天赋后,才免去了被人
家天天吸阳补阴的下场。

  当然,就算是这少年不用总被人采阳补阴,但是给这谢南芳做牛做马是一定
了,因爲他被谢家收留,就是谢家的人了,红霞道人也想了些办法,不过没用,
谢南方不放弃寄养权,她也无法争取,至于谷峰,作爲寄养者,理论上寄养后在
生命不受到威胁的时候是不能主动离开寄养家庭的。

  见谢南芳走了,红霞道人用纤细的手指抚摸着谷峰棱角分明的面颊,然后亲
了他一下:「我教你的玉阳真功炼的怎麽样了?」

  「谢道长关心,已经修炼到了第三重,现在可以轻松的应付谢家的平常的采
阳补阴了。」

  「真的,太好了,来来来,让我先试试,看,我这两日胸是不是大了点。」

  红霞道人很高兴的敞开了道袍,裏边露出半只胸脯来,晶莹的美目正看着谷
峰。

  谷峰自然知道要做什麽,上前抱住了她,把大手伸进对方的衣衫,慢慢揉捏
着双乳,然后将红霞道人抱起放在长椅,用嘴吸着红霞道人的乳房,并不时的用
真气来刺激着红霞道人粉红色的乳头。

  「嗯,嗯,好舒服,我家小峰的功夫进步神速啊,向下舔,向下舔,对,用
力,你这小贱人,啊啊,好舒服,跟我我多好,这功法可是别人没有的。谢南芳
那个死贱人,怎麽会知道这玉阳真功,她也就只会杀鸡取卵,啊,啊,好,你的
舌功也见长了!」

  这时候谷峰已经脱去她的衣衫,舌头一路向下,亲遍红霞道人的娇体,然后
把舌头伸进那美丽的小穴。

  别看着小穴美若粉蝶,已经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少男的生命,这玉阳真功,虽
然是双修中男仆首修的神功,但是却极难修炼,别好第三重,就是第二重,都不
知道多少人修炼的爆阳而死,也突破不了。

  谷峰舌中吐出一股真阳之气,震动着红霞道人的阴道,然后真气顺着阴道向
内,直接撞在红霞道人的阴道深处的花心上,道家也叫莲心,是女人丹田源阴的
彙集之处。

  红霞道人面色淫醉,双眼微闭,享受着云雨之乐,但却不忘运功吸收着源阳
之气并将它化做源阴之力。

  说话间,红霞道人已经用法术直接解开了谷峰的腰带,那裤子一下便落在地
上,露出了谷峰胯间近尺长的阳具,这阳具生的紫裏带红,红裏生光,正是阳具
中的极品「紫蟒巨根」,她用手抚摸着这巨大的阳具,感受上边的源阳之力。

  她从记事起便知道,这世间,混沌初开,便分阴阳,因爲女人对世间灵力感
知灵敏,阴灵力又柔和,所以及易修行,而男人,因阳灵力暴躁,又对灵力感知
不灵敏,就连普通的御剑飞行的境界都很难达到,所以,男人只是繁衍后代的用
品,和将源阳之力转化源阴之力的工具。

  她需要男人,所有女人都需要男人,一是排除寂寞,男欢女爱用,二是平衡
阴阳,修炼功法时候用,三是直接靠男人吸收他身上的源阳之力,变成自己的灵
力,提高修爲用。

  「啊~!!」

  巨大的阳具捅进了她的身体,让红霞道人从思考中回到现实,那巨大的阳具
几乎捅穿自己的身体,阵阵纯洁的源阳之力也进入自己的莲心,然后进入身体,
两个身体碰撞发出「啪啪...啪啪」

  交合之声。

  红霞道人干脆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扑倒谷峰,臀部起伏,来个仙女坐蜡,淫
水从美丽的阴道中流出,顺着谷峰的阳具留下,湿润着阴毛,雪白挺拔的双乳因
爲红霞道人的运动,而跳动着,谷峰用力的抓着和扭捏着女道人的双乳,有节奏
的用真气拨弄着乳头。

  红霞道人付下身子,小嘴裹住了谷峰的大嘴,把小舌头伸进谷峰的口中,用
力搅动着,晶莹的口水都流了出来,是啊,她多麽想活吞了这个小男人,但是不
能,她还需要这小男人来提升自己的功力,需要他来炼丹。

  「啊~~~啊~~~~」

  红霞道人含糊的淫叫着,感觉自己快要高潮了,那阳具好热,这小男人是拥
有火灵力的人,所以可以控火炼丹,而那阳具,现在就如同一个烧红的火棍,搅
动着她那柔嫩的阴道。

  这火灵力如果是平常女人,恐怕阴道都被烤熟了,但是红霞道人自然不会,
她感觉很爽,于是将自己的水灵力逼出,阴道一下子变得冰冷异常。

  谷峰感受着冰火的变换,感受着小舌头在口中的游走,红霞道人身体变得绯
红,显然快高潮了,谷峰也是,最后他射了,并送出了今天他修炼的部分源阳之
力。

  红霞道人趴在他的身上:「不错,你的阳力很精纯,可惜,这玉阳真功,我
就得到这前三重,如果能多得到些,说不定你可以修炼到御剑飞行的地步了。」

  谷峰拿了毛巾,帮着红霞道人擦去身上的香汗,并服侍她穿了道袍,才笑道
:「能学到这些,我已经很满足了,只希望能多炼丹丸,成爲自由身,可以永远
陪伴在道师左右。」

  「好了,就你会说话,回去吧。」

  红霞道人摆摆手,便开始打坐了,显然是巩固刚才吸收的源阳之力。

  等谷峰回到家中天色已经全黑,那丹炉上的黑色小猫不知道什麽时候趴在他
的头顶酣睡,如同一顶黑色的小帽子。

  谢南芳家的院落很大,因爲谢南芳有把桃木仙剑,再加之她修爲不低,在木
家沟的地位还是很高的,这也是爲什麽红霞道人对谢南芳的事情只是能嘴上发发
牢骚却没有一丝办法的原因。

  谷峰却毫不在意,只是他越是如此,那红霞道人便越觉得这个有那麽一点点
炼丹天赋的少年天天被谢南芳蹂躏太可惜了,谷峰进了院子,直接进了东厢房的
一个小屋,小屋被他收拾的还算干净,裏边摆设简单,有着一个小木桌和一张小
床,小床就在木桌边上,这样谷峰也可以坐在床上吃点东西。

  他把黑色的小猫从头上抓了下来,扔到桌子上边,然后从床边的一个竹筐中
抓出一个很大的肉干放到嘴裏开始咀嚼起来,那小猫也不在乎,伸了个懒腰,便
爬到那框中吃起了框中的肉干。

  吃了几个肉干,谷峰又灌了几口水,便沈沈的睡去了,至于小猫,不知道什
麽时候已经把框裏的肉干吃的干净,爬了出来,钻进谷峰的被窝睡了。

  可是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咣当一声,门被推开了,一个满身酒气的长发女
子,样子看上去和谢南芳有几分相似,手中拖着一个个头矮小,身材瘦弱的女孩
,这女孩左手手臂下垂,上边有血迹,显然是受了伤,这满身酒气的女人一进屋
,便把那女孩扔在地上。

  见醒来的谷峰,便说:「快起来,帮我把这贱人身上的源阴之力,转化到我
身上。」

  杨威苦笑一下,他知道,今夜又是一个不眠夜。